吾读小说,我的小说 - 都市小说 - 青云之志在线阅读 - 第九十二章 苗小松畏罪潜逃

第九十二章 苗小松畏罪潜逃

        沈天娇总算说话算数一次,公司副总仅用两日就与水务站签订了改水协议,又过了一天便正式开工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为镇里大企业,做为全镇出名的游乐景点,更做为最难缠的公司,“度假村终于改水”成为全镇大新闻,村民们也奔走相告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无怪村民们兴奋,截止到现在,污染源该清的清掉,漏洞该堵的堵住,全民节水意识也普遍增强,接下来就是水土丰美、风调雨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日观察下来,整个改水工程进展顺利,罗程也很是高兴。只是沈天娇的做派实在令人费解,大概是脑袋缺根筋吧,否则实在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槐一号”也已进入实际栽种阶段,一边修渠防旱抗涝,一边截干栽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种后虽然罗程仅去了现场两次,但从苗木公司对截干高度的严苛要求和对栽种细则的精细管理来看,罗程也为林氏苗木暗暗点头:的确是一家正规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为主管农林的副镇长,鲁金贵全程现场跟进槐树栽种,这又令罗程省心不少。唯一让罗程不放心的,就是整个地块性质改变可能对抗涝产生影响。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只能多加提防尽量改善,否则“东槐一号”项目就彻底黄了,当时可是高行东竞争副区关键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鲁金贵负责“东槐一号”种植,罗程更多精力投入到作物耕种上。虽然去年整个收成不错,但也有可供整改之处,大意不得。于是他早出晚归,连着好多天往返于镇、村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晚上九点,天色早已大黑,罗程才回到镇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先行简单洗漱了一下,罗程翻出方便食品,准备就这么对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恰这时,童宇敲门进来,直接递上打包袋:“吃这个吧,那个哪有营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呀,还热乎着呢。”罗程呲牙笑着,接过袋子,取出餐盒,“哇,牛肉馅饺子,西芹香肝,还有凉菜。总麻烦你带饭菜怎么好意思,谢谢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光嘴上说,哪天好好大馆子请我搓一顿。”童宇说着,已经取出柜中开口白酒,倒了半口杯,“喝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饺子就酒,越喝越有。你不来一杯?”罗程举着酒杯,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咽唾沫了,还有心思白话,快吃吧。”童宇往前推了推餐盒,坐到一旁沙发上,顺手翻起了茶几上报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,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程“吧嗒”一口菜,“吱溜”一口酒,“啊呜”一口饺子,吃的有滋有味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咯”,童宇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饿了,也实在香。”罗程“嘿嘿”一笑,嘴里却没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没关系,吃你的。”童宇挥挥手,又“咯咯咯”地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罗程不再搭茬,继续起了饺子就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历时二十分钟,罗程酒足饭饱,连着打了两个饱嗝,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童宇起身到了桌前,收拾餐余,调侃着:“哎呀,倒不浪费,要是餐盒用糯米材质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哈。”罗程连打了两个哈欠,“不到十点倒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吃饱喝足就开始撵人。”童宇冷哼之后,忽的快步到了沙发旁,取过带来的文件,“哎呀,差点忘了正事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呀?”罗程伸手接过,念叨着纸上内容,“关于污改先进企业税收返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浏览完整个文件,罗程忽的想到一件事:“按照文件所说,多半年前基地财税署已经着手酝酿,这时间是不挺巧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巧?怎么巧了?提前两三年酝酿也正常呀。”童宇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正好是曹优来镇里。”罗程继续点拨。

        童宇长长地“哦”了一声,缓缓点头:“这反而解释通了,否则曹优不应该那么痛快就配合的,毕竟上千万投入呀。这下好了,营业税返还百分之三十,几年就赚回来了。以造纸厂的污改举措,评定污控整改先进企业绝对没问题的,本来他们已经有环保、企管多部门的评定了,这次只需财税局再认定一下即可。曹优嗅觉真够灵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程接话道:“曹优岂止嗅觉灵敏呀,而是能量和手段相当了得。这几年一直就传言财税改革,你我也都听说了,但却没有较细化的消息,更没具体到污控整改税政优惠,而曹优却准确的先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,这个曹优不简单呐。当时不但配合了污控整改,还专门主动捐了二十万环保资金,既支持了镇里工作,赢得了全镇民众赞许,也在全镇乃至全区留下了良好印象。现在马上又要享受税收优惠,还会得到各界进一步认可,无形中又做了一拨免费大广告呀。”童宇跟着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噔噔噔”,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忽然响起的脚步声,罗程、童宇不由得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响,到了门外才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罗程警惕地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罗镇长还没休息呢?”随着话音,一名中年男子走进屋子,却又忽的楞住,目光落在童宇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雷呀,我当是谁呢,快坐快坐。童镇长是给我送饺子的,不,送文件的。”罗程一边招呼,一边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单独说件事。”雷捷收回目光,快步走向罗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童宇也反应过来,说了声“你们聊”,快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在桌前,雷捷指着屋门方向,笑意满脸:“这就过上了?这么开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瞎说什么?”罗程摆手打断,马上又道,“大半夜的来,不是专为扯淡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捷神色一整:“我来办个案子,就是你被卡车和越野截杀那次。种种迹象表明,苗小松涉案,现在我们要抓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程“哦”了一声,这既在意料之中,也出乎意料。他早已发现苗小松有内外勾结嫌疑,出卖自己的行动信息,之所以没揭穿其实是在等合适机会。但没想到的是,这家伙竟然如此可恶,竟然参与了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捷看出了罗程的疑惑,又道:“目前仅发现他与案子有关联,但究竟是主动参与还是无知涉案不得而知,先逮住他再说。他在哪,带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跟我来。”罗程说着,迈步走去,随即又不禁疑惑,“大半夜有人来,门卫也没个动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我们上门,门卫敢拦吗?再说了,我们也没给他打电话的机会。”雷捷说着,跟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噔噔噔”,

        罗程在前,雷捷在后,楼梯处又有待命警员跟上,一行众人到了顶楼,随即放轻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罗程指引下,雷捷带警员到了北侧西数第二间房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吧”,

        在警员手持小铁丝操作下,屋门快速应声而开,一众人等冲进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听到意向中的“抱头”、“蹲下”等喊喝,也没有抓捕时应有的响动。罗程迟一步进到屋子,发现屋里没有人,床铺都很整齐,窗户也关的严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员仍在勘查现场,雷捷却看向罗程。

        罗程指了指床铺,说:“这间宿舍一共两人,左边是皮卡司机,家在本地,晚上一般都回家,主要是午休和值班在这。右边这床是苗小松的,家不在这,平时都住宿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警员已经搜了一通,纷纷用摇头向雷捷复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他现在去哪了?”雷捷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罗程没有立即回复,而是取出手机拨打了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鲁金贵声音传出:“镇长,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近两天你的人都在吗?”罗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……林业股小赵、小陈都在,农业办……”手机里叨咕了几声,鲁金贵才又道,“好像今天没见苗小松,怎么啦?要不我问问小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不用了。”罗程挂了电话,对雷捷说了声“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捷没搭话,带着警员一起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噔噔噔”,

        罗程带着众人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下楼过程中,雷捷向罗程询问到了苗小松大址家庭住址,并用电话做了相关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在一楼农业办,罗程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笃笃”,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屋里传出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罗程道:“徐主任,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镇长呀,等等啊。”随着话音,悉悉索索地穿衣声响起,很快便是“吧嗒吧嗒”穿拖鞋走路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镇长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屋门应声而开,农业办徐主任怔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徐主任别紧张,找你就是问苗小松去哪了。”说话间,罗程带众人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主任神情一松,回道:“昨天中午他说家里有事,需要回去一趟,还说不误后天班,就是不误明天的班。我还以为他晚上回来了,没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他在这里常去哪?”雷捷开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主任知道对方身份,不禁说话谨慎也紧张:“不,不清楚,我俩除了工作时间,私下交往不多,平时也不住一块,我住农业办。这几天我又几乎天天跟着鲁镇长上山,有时也跟镇长去村里,更不知道他晚上的活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紧张,好好想想,你这是帮我们,也是帮镇里。”雷捷有了笑模样,说话也很和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想想……”徐主任迟疑了一会儿,才又说,“好像他爱去一个麻将馆,还有就是‘杆硬台球厅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我们去一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雷捷是商量语气,尽管徐主任并不乐意,但却不敢有任何推脱,而是答了声“好的”,随即穿好外套、鞋子,随着众人离开屋子,并和罗程上了雷捷的汽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嘀嘀”,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雷捷按动汽车喇叭,大门应声而开,三辆警车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经过大门时,罗程注意到,门卫室除了看门人,还有两名警员,开门遥控器也是警员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徐主任指引,越野警车右转进了镇子,不多时便经过了“硬杆台球厅”。台球厅屋门紧锁,漆黑一片,显然没人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汽车继续前行,转过一条大巷子,停在一家“棋牌室”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来了一群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胖老板说完,雷捷已经带人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不及收走麻将桌上的钱,更不敢继续摆城墙,十多号人或坐或站神情紧张地注视着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快速扫过屋内诸人,又里外屋转了一圈,雷捷转身看向徐主任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主任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是老板。”雷捷黑着脸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,警长,局长,我是。”白胖中年男子到了近前,满脸陪笑,“都是乡里乡亲,小玩,娱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捷翻着眼皮,“哼”了一声:“娱乐?你不打人们贯钱,免费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收……收个电费、茶水钱。”胖子笑意更浓,递上了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捷来在麻将桌前,“啪”的一声打开抽屉,转头冲着胖子:“面额五百的、二百的、一百的,一大沓子,这是小玩?这个也是,还有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两张桌子,八个抽屉全都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警……您……里屋说,里屋说。”胖子转着眼珠,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捷皱眉道:“就在这,让其他人都到院里去,那个小孩不用出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胖子说完,人们已经快步出了屋子。其实早就想离开现场了,只不过还得在院里待着,警员把着大门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赌注,你这一年下来挣海了吧?”雷捷说着,忽的瞪起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胖子不由心头一惊,但还是笑脸回应:“总,总共就两桌,大多时候也就一桌人,有时好多天没人来,也就……进,还是进里屋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来这一套,我问你,今天散了几场,有没有中途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有走的,总共就这些,这还是好不容易串起的局,好多人都是看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真没中间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,除了今天这些,平时常来的还有什么人,说出人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此时,胖子已经吧咂出味来:看来不是抓赌的呀。可也不禁疑惑:他们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呀,别动鬼心眼。”雷捷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,我说。常来的还有粮库的小候、菜店的小马……”胖子叨叨咕咕地说了几个含糊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。”雷捷抬手打断,“你这又是候,又是马牛羊的,听着就像编的。就没有公务人员?说出名字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务,公务人……”胖子下意识看了看罗程,才又支吾道,“苗主任苗小松,不,不是什么主任,就是个临时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捷马上追问:“今天没来吗?还是中途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胖子回复:“没来,从昨个就没来。今儿个刚开始没串够桌,还有人给他打电话了,也没打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他去哪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没听他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这时,雷捷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雷捷叫上罗程进了里屋,关上屋门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声音:“苗小松家就是区粮食局家属院,他没在家。据他父母讲,昨天到现在就没回去,已经两周没回家了。看他父母说话那样式,不像是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程也听到了电话里声音,不禁暗道:畏罪潜逃了。